您现在的位置: 史料集锦

我在长春二师的革命活动

楚图南 (王艳梅 收集整理)

来源:《中国共产党在长春的早期活动》 长春出版社 1999年版 日期:2015-02-13 20:26:37 阅读:1966次

楚图南:1979年出生在云南省文山县的一个贫苦家庭。靠自学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初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受中共北方区委的派遣来到东北开辟党的秘密工作。1926年以后,到省城吉林的毓文中学任教,并在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省立第一中学和第五中学等学校兼课。1929年,来到长春的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担任国文教员和三年级班主任。他利用讲课的机会向学生传授无产阶级文学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他是松花江畔进行革命垦荒的播火者。

我是在1925年底到东北的,比较早,当时党组织在哈尔滨,李大钊同志也在这活动过。因军阀镇压得很厉害,我后来离开一个时期。

尚钺是我介绍到东北的,我介绍他到吉林毓文中学。郑效询和他的夫人也是我介绍去的,还有王复生也是我介绍的。

我在吉林、长春都呆过,在长春是在第二师范。东北军阀很坏。当时的校长李英怀,他不发教员薪水。到了年终,他又从校长升到厅长,把学校事务移交给新校长了。新校长来后,我们和新校长要求发薪,可是新校长只管他接管以后的薪水,以前不管。我们和旧校长要,旧校长又说当厅长了,不管校长时的事。我们不敢打官司,怕暴露,于是就出些刊物,当时有《毓文周刊》,在哈尔滨有《国际学报》。

长春第二师范校长是谢雨天,是比较好的,进步学生有郑健、盛宝昌、黄受天。

盛宝昌很有活动能力、性很急,在学生中有威信。在当时我们活动没有经验,结果弄的呆不住。我后来又跑到山东,盛去苏联,又做一个时期国际工作,解放后病死。我到山东找到一个学校,校长说不行,不能长呆我又跑到济南,遇到胡也苹和丁玲,以后和他们分手,他们去上海,我又回东北到哈尔滨,在特区第一女子中学教书,校长姓孔。开始以为是女中,能隐蔽下来,但学生都很进步,她们对我很好。这样就又从哈尔滨、吉林、长春联系,搞学生运动。当时教育厅禁止学生活动,所以就来个大闹教育厅,搞的翻天复地,当时黄受天闹的最欢,这样就把黄受天、郑建、卞楚樵都抓起来了。谢雨天也被捕。当时军阀知道了哈尔滨、吉林都有联系,所以我也在哈被捕了,郑效洵在吉林也被捕了。军阀们想弄死我们,后因未找到确实根据,故此判刑,判我算是祸首,判决书上写我罪刑是:“宣传与三民主义不相容之主义……”所以判了十二年,其余都是协从,分别判黄、郑七

年,谢、卞三年。 (可以查查资料,年限不一定准)这是在1929年12月。

敌人是想把我们治死的,因为监狱条件很坏,有人进去三年就死在里边了。熙洽是个老混蛋,一心想把我们处死。给黄受天刑法最重,抓住了他这一环,因为他当时最年轻,以为受刑不过就都招认,问他和我是什么关系,黄始终没说什么,只说师生关系,因此敌人无法判死刑。

黄受天这个人在当时表现很好,年轻,胆子大,很有正义感。在狱中团结那些被压迫的犯人,而搞那些地主有钱人的犯罪者,使我们搞一些吃的东西,当时我吃不下高粮米(我是南方人) ,黄就为我想办法。

我们当时是在吉林模范监狱,监狱长叫李振寰,是海城人,他很同情我们,认为我们是读书人,是好人,所以允许我们在里边读书。并给我们说情,提出提前释放,军阀说:没处死就好事,还能提前释放,根本办不到。

满洲国成立了,大赦时就把我们放出来了。出狱后,当时有毓文中学教员何霭仁给了一些钱,我就连夜离开了东北,以后我到北京改了名字。谢雨天、黄受天都在满洲国做了事。郑效洵出狱后到上海教书。

谢雨天一直没离东北,他家是大地主,很有钱,出狱也是有人保出去的。他当时起了掩护进步教师和学生的作用。 在事情小的时候他能抗议,但事情闹大了他也就一块进去了(指入狱) ,所以判了三年。

刘旷达有这个人,可能在清华。韩守本也有这么一个人。杜继曾也有这么个人,当时他不仅是党员,而且是党的负责人之一,后来被捕。1926年——1928年,党组织在哈尔滨被破坏好几次。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吉ICP备17006923号-2号
联系电话:0431-88902746 传真 0431-8890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