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资政研究

关于吉林省具有党史和警示教育价值的历史遗址集约式保护、发掘、利用的思考

李志铭

来源:《吉林通讯》2014年第5期 日期:2015-02-10 21:00:40 阅读:2711次

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同志近年来反复强调:“更加注重保护发掘吉林地域历史文化资源”。他在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 “我们在全国拥有厚重、独特、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一定要增强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有这么丰富的文物资源,要把它的作用充分的发挥出来”。他在年全省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提出, “长白山文化大有文章可做”,当务之急是要“赋予时代精神”。 从1840年鸦片战争—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近代历史文化遗址是吉林历史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长白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吉林省近代历史内涵丰富,独具特色,既具极高的警示教育价值,又具有极高的党史教育价值,应该集约地保护、发掘、利用,体现两者的完整性。

一、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体现完整性的意义

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的完整性是客观反映历史全貌的要求。中国近代历史,既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屈辱的历史,更是中国人民英勇斗争赢得民族独立和解放的革命的历史,既记载着式微沧桑,又闪耀着耀眼光芒。吉林省近代历史遗址应该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中国近代历史的文化缩影,深刻反映中国近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历史演变。

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的完整性是充分发挥教育功能的要求。中国近代历史遗址资政育人功能是用伟大成就激励人,用优良传统的教育人,用成功经验启迪人,用历史教训警示人。只有把握主旋律与多样性,近代历史重要遗址才能从正反两个方面发挥资政育人的教育功能。

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的完整性是全面提升吉林文化的要求。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体现吉林文化的气质和风采,是展示吉林文化的重要窗口和名片,其保护、发掘、利用必须站位高远、体现全局,突出主线、富有特色,相互兼顾、统筹发展,把握厚重性、独特性、丰富性的内在统一,促进美好吉林建设。

二、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的现状

毋庸讳言, 吉林省历史上由于是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交汇处,又曾经是伪满洲国的腹地,特别是长春市曾经沦为伪满洲国的首都,因此留下了许多记载着日俄侵略者罪恶的旧址。从建设“爱国主义和警示教育基地”和保留“警示性文化遗产”的角度,这些历史旧址应该保护、发掘、利用。但是, 不能简单地只由这些历史旧址代表长春市乃至吉林省的地域文化品牌的基本定位和名片的主要内涵。

吉林省中共党的组织建立比较早,是东北抗联的根据地,也是解放战争的重要战场。吉林省有许多重要的革命遗址,杨靖宇殉国地、七道江会议旧址等都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即使长春市也有不少历史阶段性和代表性的重要革命遗址。反映党的组织建立的有二道沟邮局旧址,吉林省中共第一个通讯站在这里。反映党领导抗日斗争的有关东军司令部、新京政法大学旧址,杨靖宇遗首曾经放置在这些地方。还有护国般若寺旧址,赵尚志的遗首曾经掩埋在这里。反映党领导解放战争的有满洲碳矿株式会社旧址,曾是中共中央东北局在长春办公地旧址,等等。

近年来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进行了全省范围的革命遗址普查,出版了《吉林省革命遗址要览》,修缮了吉林省中共第一个通讯站旧址、东北民主联军四平保卫战指挥所旧址等,命名了两批计20个省级党史教育基地。积极准备申请“世界警示性文化遗产”,公布了长春市首批保护历史建筑名录,将伪满皇宫博物院划归长春市实行属地管理,对伪满皇宫进行了修旧如旧的保护和恢复建设,累计投资6亿多元,成为国家首批五A级旅游景区。

但是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保护、发掘、利用还存在问题。首先,认识的科学性不够。对伪满遗址,有的人引以为耻而主张清除,有的引以为傲而推崇失度。其次,保护的平衡性不够。保护对象伪满遗址偏多,革命遗址偏少。长春市首批保护历史建筑近百座,革命遗址占不到10%,绝大部分是伪满遗址。再次,利用的协调性不够。许多近代历史遗址既是伪满遗址,又是革命遗址。但利用中注意警示教育的多,同时注意党史教育的少。

三、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集约式保护、发掘、利用的建议

(一)思想先行,提高认识。科学的认知和高度的共识是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集约式保护、发掘、利用的前提和保障。围绕近代历史重要遗址,组织开展长期持久、多种形式多样、富有实效的主题教育活动,提高全社会对这些遗址厚重性、独特性、丰富性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以期最大化地扩展认知度和共识度,增强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提升发掘、保护、利用的科学化水平。

(二)珍惜资源、抢救为先。近代历史遗址具有不可再生性,抢救工作迫在眉睫。吉林省有些近代历史重要遗址濒危,有些已经消亡。在长春市树勋小学院内的吉长道立师范学校旧址,也是吉林省第一个党支部(中共长春支部)旧址,是吉林地方党史上非常重要的革命遗址。这个遗址在2006年学校改造过程中被盲目拆毁。以李富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西满分局旧址是非常重要的革命遗址,位于双辽市一座天主教堂,因年久失修,于2005年倒塌。

(三)深入发掘、丰富资源。要努力改变中心城市近代历史重要遗址警示教育类多,党史教育类少的不平衡状态。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曾经在这片热土上英勇奋斗,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党史事件和党史人物。由于吉林省先后处于奉系军阀和日本侵略统治的心脏地区,革命斗争被迫处于地下秘密状态或森林游击状态。由于陈云、彭真、陶铸等在抗战胜利后挺进东北,东北解放后又继续南下。吉林省近代历史重要遗址其革命遗址的附加值,有些是显性的,有些是隐性的,加之岁月悠远,人事变迁,必须通过查找资料、认真研究、实地踏查,深入发掘,才能丰富起来。

(四)统筹兼顾,相得益彰。加强警示教育基地建设与党史教育基地建设的协调。长春市大和旅社旧址,曾经是周保中在长春办公地旧址。吉林市熙洽公馆旧址,曾经是中共吉林特支办公地旧址等等。吉林省许多重要的近代历史遗址,既是伪满遗址,又是革命遗址,这是其保护、发掘、利用的特点和优势。在挂牌、立碑、雕像、布展的工作中要两者兼顾,相得益彰,不能顾此失彼。

(五)因地制宜、分步推进。近代历史重要遗址集约式保护、发掘、利用是以相应的资金保障为基础的渐进式工程。在遗址外观最基本的保护是挂牌,向外界明示;条件允许,争取立碑;能够树立雕像更好。尤其是遗址标志性建筑已经消亡的更需要立碑、立像。在遗址内部发挥功能最基本的应是展示相关历史照片及说明;条件允许,争取设立展室;能够建立展馆,甚至建立文化遗产公园更好。

(六)集中力量、重点修缮。吉林省是经济欠发达省份。经济不够发达,投放在近代历史遗址集约式保护、发掘、利用的经费相对不足,普遍存在经费短缺的情况。目前必须在全面保护的基础上,集中力量,有序展开,科学制定和有效发布近代历史重要遗址名录,重点修缮与全国、全省或当地党史重大事件、重要人物有紧密联系的纪念地、旧址、故居以及具有较大规模的展览馆和纪念馆。

(七)建立机制、整体保护。近代历史重要遗址有些濒危,有些集约式保护、发掘、利用不到位,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是缺少责任意识,有的是产权归属复杂、有的是缺少保护经费、有的是缺少史料信息,等等。由单位保护为主向整体保护为主转变,建立合作机制,势在必行。各类职能部门和产权单位,应打破传统边界,密切配合。

(八)强化辐射、充分利用。近代历史重要遗址由单纯保护向保护、利用转变,加大保护、发掘、利用结合的力度、深度和广度。近代历史重要遗址发掘、保护、利用工作要融入数字化、网络化、信息化,融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融入文化产业发展,融入城市整体建设,发挥其展示地域文化、促进地域发展和激发地域主体的积极作用。

(作者单位: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吉ICP备17006923号-2号
联系电话:0431-88902746 传真 0431-8890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