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人物研究

驰骋东满战日寇 血洒镜泊沃中华——纪念抗日民族英雄陈翰章殉国八十周年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20-12-08 15:55:18 阅读:703次
陈翰章(1913.06―1940.12),满族,吉林敦化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五师师长、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等职。在东北抗日战场上,屡建奇功,令敌人闻风丧胆。1940年12月,在湾沟战斗中壮烈牺牲。2014年9月1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一、投笔从戎的热血青年

 
 
1913年6月14日陈翰章出生于敦化县西半截河屯的一个农民家庭。1921年,入私塾就读。1925年,入敦化城内私立宣化小学读书。14岁时,因参加招收成人私塾教师的考试,并名列前茅而被誉为敦化“小才子”。

进入敖东中学读书后,该校有几位进步教师,陈翰章经常和他们接触,学到了不少革命道理。敖东中学学生自治会成立时,他被选为负责人之一,并主编校刊《敖中》,逐渐成为该校学生运动的带头人。1928年,在反对日本侵略者修筑“五路”的斗争中,他带领同学到城西乡下,在群众大会上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强修铁路的险恶用心。

1930年,陈翰章以名列榜首的成绩毕业于敖东中学,在毕业典礼上,他登台高呼:“我立志从事教育事业,目的是培养人才,改造国家,使国家独立富强,但帝国主义却不叫我们这样做,想把我们变成他们的附属国……假如我的理想因帝国主义侵略而被打破的话,我将毫不可惜。为了祖国,我一定投笔从戎,用我手中的枪和我的鲜血以及生命,赶走强盗,消灭敌人!”

1931年春,陈翰章被分配到文庙小学当教员,后又被调到县立民众教育馆当讲演员。同年,他还办了一所夜校,积极进行反帝反封建的宣传。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面对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现实,他决心投笔从戎。1932年9月13日,陈翰章告别双亲和妻子,投奔王德林领导的“中国国民救国军”,任救国军前方司令部秘书。在救国军中工作的中共党员、前方总指挥部总参议周保中发现他是棵好苗子,便有意识地培养他,对他进行革命教育。10月,救国军中的中共党组织根据他的表现,吸收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3年冬,党组织指示周保中等人撤离救国军,决定陈翰章继续留在救国军总部。不久,年仅20岁的陈翰章被救国军总部任命为秘书长。

1934年初,救国军前方司令吴义成密派他赴北平、天津,一方面了解国民党政府对抗日的态度,一方面开展抗日募捐。5月底,他带着募捐到的8000块大洋回到宁安,向周保中汇报了进关的活动情况,并通过绥宁反日同盟军办事处将带回的钱分给各抗日部队。之后,党组织决定他离开救国军到党领导的宁安工农义务队任政治指导员。1935年2月,陈翰章就任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率领部队转战于绥宁广大地区。

 

二、纵横吉东之勇猛战将

 
 

 

1936年初,陈翰章调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担任第二师(后改为第五师)参谋长、代师长。在他的率领下,第五师四团、六团与第五军一部在中东路一带活动。由于陈翰章屡次率兵大破敌军,被日寇称之为“最为显著”的“有力之匪”。

1936年3月,陈翰章所部在宁安县团山子与伪军激战,毙伤敌人40余名。紧接着,又在苇子沟歼敌40余名。5月,在镜泊湖南部与日军佐藤部队激战,击毙佐藤留次郎以下10余名官兵。在宁安县烟筒沟袭击伪警察队31人,将其全歼,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28支。此后,又在影壁砬子、碾子沟等地多次伏击日伪军。

1937年5月,陈翰章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五师师长。不久,他率部越过中东铁路,在五虎林一带开展游击活动。袭击碾子沟金矿和小金山金矿,活捉了日本矿长,摧毁了矿山的重要设施。6月,他率领第五师四团、六团重新返回宁安地区,并挺进到汪清、珲春、东宁等地,积极开展游击战争。

1938年5月,他率领100多名战士,利用宁安县陡沟子屯群众到山里拉木柴的大车作掩护,一举攻进陡沟子车站和“集团部落”,缴获了铁路警护队和自卫团的全部枪械。翌日,又在横道河子南边沟口,消灭了跟踪追击的日军“讨伐队”。7月,在中共吉东省委的领导下,他率领抗联第二军第五师与第四军、五军等部开始西征。西征途经镜泊湖北湖头时,陈翰章所部突袭了守卫水电站工地的日本守备队,焚烧了工程事务所,解救了大批中国劳工,致使日本侵略者苦心经营多年的水电站,仅开工半年就遭到严重破坏,被迫停工。接着,他又率领第五师破坏了宁(安)敦(化)、图(们)宁(安)两段公路,使敌交通运输一度中断。7月下旬,第五师进入额穆县境,继续向西挺进。由于前进受阻,遂留在额穆、敦化等地开展游击战,在刘家堡、半截山、二龙山、大川等地多次重创日伪军。敌人对他恨之入骨,遂以5000元重金悬赏缉拿陈翰章。

 

1939年7月,第二军第四,五师合编组成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陈翰章任方面军指挥,成为了东北抗联中独当一面的重要军事领导人。

 

三、艰难环境中浴血辉煌

 
 
 
1939年,东北抗联的队伍在各地都遭到了严重的挫折,人员锐减、活动区域迅速缩小,与此同时的是日伪军更加疯狂残酷的“大讨伐”。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陈翰章在东满、吉东一带苦撑危局,并取得了一系列在抗联斗争后期堪称辉煌的重大胜利。

1939年8月,陈翰章和魏拯民共同率领第三方面军、第二方面军第九团、第五军陶净非部攻打安图县大沙河,实行“围城打援”。大沙河战斗,历时4天,共毙伤俘敌500多人,缴获机枪7挺、步枪300余支,还有大批军用物资。大沙河战斗以后,他率第三方面军向敦化县寒葱岭方面转移。9月24日,部队得到情报:日军松岛“讨伐队”于翌日从敦化开往大蒲柴河,进行秋季“大讨伐”。他果断地决定截击松岛部队。是日夜,他率部队来到寒葱岭南坡,把500多名指战员、50挺机枪部署在公路两侧的树林中,伏击线长达四五里路。翌日上午,当敌人的12辆汽车全部进入伏击圈时,他指挥部队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全歼日军100余名,少将部队长松岛被击毙。缴获轻、重机枪6挺,小炮1门,长短枪150多支,子弹70余箱,还有一批食品和军用物资。

1940年2月8日,陈翰章率领部队在敦化县官地悬羊砬子过了个欢乐的春节。期间,他有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官地伪警察署,以引诱敌人“讨伐队”上钩。2月12日,一个中队的日军“讨伐队”从敦化县城出发,直奔悬羊砬子。这时,陈翰章早已在悬羊砬子南面的杨木桥子沟里的山坡上设好了埋伏。当日军“讨伐队”进入伏击圈后,抗联战士一齐开火,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除在后边押运给养的4人逃跑外,120多名日军全部被歼灭。

 

四、镜泊湖畔谱慷慨悲歌

 
 
 
 
1940年,东北抗战进入到了最艰苦的时期。在东南满地区,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第一方面军指挥曹亚范先后牺牲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陈翰章率部转战镜泊湖一带,继续坚持战斗。

4月的一天,敌机从空中发现了牛心顶子密营冒出的炊烟,马上进行狂轰滥炸,并调兵包围了密营。这一仗打得非常残酷,有30多名战士伤亡,陈翰章的腿部也负了重伤。他忍着伤痛指挥部队突围,终于在天黑以后,从西北面突出重围,转移到二龙山密营休整。10月,陈翰章和第五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陶净非部会合到一起。他们率领60多人的队伍,转移到宁安县南湖头,决定由陶净非带领20多名老弱病伤残人员进入小沟密营休息养伤,陈翰章率领40余名战士继续进行艰苦奋战。12月3日夜,他率领部队袭击了宁安县黄家屯敌人的筑路工棚和高岗子农园,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和一些大米。两天后,又袭击了北湖头敌人采伐木材的作业所,缴获了一批粮食。经过几次战斗,部队伤亡很大。此时陈翰章身边只剩下10多名战士,他决定率队到小湾湾沟密营休整一个时期。

12月8日,由于叛徒的告密,大批敌人将他们包围。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陈翰章和十几名战士与百倍之敌展开力量悬殊的生死决战。在接连击退日伪军几次进攻之后,战士们纷纷倒下,陈翰章孤身一人与敌人对峙。右手和胸部相继中弹、扑倒在雪地后,陈翰章慢慢地靠着一棵大树坐起来,吃力地用左手抽出另一支手枪。这时,扑上来的敌人将手枪夺去,他大声地斥骂敌人,日本军官拔出匕首,用力在他脸上又刺又划,陈翰章毫不屈服,恼羞成怒的敌人凶残地割下他的舌头。口不能言的陈翰章,怒目圆瞪着敌人,泯灭人性的敌人又生生地剜去了他的双眼……最终,年仅27岁的陈翰章洒尽了热血,壮烈殉国!

残暴的敌人割下了陈翰章的头颅,送到伪首都新京(今长春)邀功请赏。他的遗体躯干则被运回敦化,1940年12月底安葬在他家乡附近的山坡上。

1948年10月长春解放前,党派人找到了他的遗首,安放在东北烈士纪念馆,1955年又安葬于哈尔滨烈士陵园。2013年4月11日,吉林省敦化市委、市政府赴哈尔滨市迎请陈翰章将军头颅回归故乡,敦化人民期盼已久的陈翰章将军“魂归故里、身首合一“的心愿终于实现。2013年6月13日,“陈翰章将军身首合葬暨公祭仪式”在敦化陈翰章烈士陵园举行,抗联名将陈翰章得以在百年诞辰之际在家乡的土地上安眠。

 

 

作为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吉林人民的英雄儿女,陈翰章在他短暂的人生中,为了祖国的独立和复兴,为了人民的解放和幸福,甘将一腔热血遍洒白山松水、情愿马革裹尸换来清平盛世!我们坚信,陈翰章将军的事迹和精神必将永远镌刻于浩浩青史、永远矗立在人民心中!

 

作者:孙太志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吉ICP备17006923号-2号
联系电话:0431-88902746 传真 0431-8890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