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人物研究

陈少铭:彭德怀与新中国出兵援朝决策

日期:2020-08-20 09:10:32 阅读:673次

1950 年 6 月 25 日,朝鲜战争爆发。朝鲜战争是冷战形成过程中东西方阵营爆发的第一场热战,对国际政治格局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这一重大突发事件面前,党中央慎重分析局势、权衡利弊得失,经过艰难决策,决定出兵援朝。彭德怀坚定支持毛泽东出兵援朝的主张,临危受命,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他坚决执行党中央的决策部署,认真进行政治、军事准备,率兵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敢于担当的优秀品质和军队高级指挥员坚定的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

临危受命,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

朝鲜战争的最初阶段,在朝鲜人民军节节胜利的情况下,党中央冷静地观察局势发展,估计到这场战争不会轻易结束,因而采取了一系列应变措施。1950 年 7 月 7 日、10 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了两次国防会议,商定保卫国防和组织东北边防军等各项工作。7 月 13 日,中央军委正式作出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提出调四个军、三个炮兵师、四个高射炮团等部队约 25.5 万人于 8 月 5 日前到达东北指定地区,并决定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身患重病,不能履职,东北边防军暂由高岗负责)。8 月 4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用“志愿军的形式”,选择适当时机帮助朝鲜。

朝鲜战争爆发后,作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彭德怀也关注着朝鲜战局进展。与中共中央“敌人有可能从海上前进切断人民军后路”的担心一样,当朝鲜人民军迅速推进到洛东江一带后,彭德怀表示出极大的不安,认为“这样打下去可能会出问题”。果然不出所料,9 月 15 日,美军在朝鲜西海岸仁川登陆,朝鲜战局急转直下。10 月 1 日,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出“最后通牒”,要朝鲜人民军无条件“放下武器停止战斗”。当天,斯大林来电要求中国立即派出至少五六个师到三八线,以便让朝鲜组织起保卫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战斗。深夜,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紧急约见中国驻朝鲜大使倪志亮,向中国政府提出出兵支援的请求。相对前一阶段并不急切的局势,出兵问题已现实地摆在中国领导人面前。

1950 年 6 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总统杜鲁门派兵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同时派遣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侵入中国台湾

为讨论朝鲜战局和中国出兵援朝问题,10 月 2 日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会上,毛泽东认为出兵朝鲜已是万分火急,但多数人不赞成出兵。会议决定 10 月 4 日再召开扩大的中央政治局会议继续讨论。会后,毛泽东让周恩来派飞机到西安,接彭德怀到北京参加会议。

此时,彭德怀正在研究大西北的经济发展问题,起草、阅改西北三年经济恢复计划,准备赴京向党中央汇报。10月 4 日上午,中央突然派人接彭德怀进京。因为涉及工作秘密,中央派来的同志也没告诉彭德怀进京任务。为不影响工作,彭德怀只好把西北地区各单位报来的经济规划方案、调查报告都带在身边,以备随时查阅。

10 月 4 日下午,彭德怀抵达北京,由中央办公厅接至中南海颐年堂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彭德怀因刚参加会议,对情况还不是很熟悉,当天就没有发言。对此,多年后彭德怀回忆道:“当日午后 4 点左右到达北京中南海,中央正在开会,讨论出兵援助朝鲜问题。听别的同志告我,当毛主席让大家着重摆摆出兵的不利情况后,主席讲了这样一段话:‘你们说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么说,心里也难过。’我刚到,未发言,内心想是应该出兵,救援朝鲜。”

当天晚上,彭德怀住在北京饭店。多年后,彭德怀对那天晚上的心理活动记忆犹新:“当晚,怎么也睡不着,我以为是沙发床,此福受不了,搬到地毯上,也睡不着。想着美国占领朝鲜与我隔江相望,威胁我东北;又控制我台湾,威胁我上海、华东。它要发动侵华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时候吃,决定于它的肠胃,向它让步是不行的。它既要来侵略,我就要反侵略。不同美帝国主义见过高低,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是困难的。”“为本国建设前途想,也应当出兵。常说,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要比资本主义阵营强大得多,我们不出兵救援朝鲜,那又怎么显示得出强大呢?为了鼓励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侵略的民族民主革命,也要出兵;为了扩大社会主义阵营威力也要出兵。”“‘你们说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危急,我们站在旁边看,怎么说,心里也难过。’我把主席的一句话,反复念了几十遍,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指示。‘你们说的都有理由’,但如果不把它同朝鲜处于危急时刻联系起来考虑,那就是民族主义而不是国际主义者。我想到这里,认为出兵援朝是正确的,是必要的,是英明的决策,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我想通了,拥护主席这一英明决策。”

10 月 5 日上午,受毛泽东委托,邓小平到北京饭店接彭德怀一起到中南海毛泽东的住处。彭德怀与毛泽东简单寒暄后,二人开始谈起中国出兵援朝问题。毛泽东对彭德怀说:“昨天你没有来得及发言。我们确实存在严重困难,但是我们还有哪些有利条件呢?”彭德怀说:“昨天晚上我反复考虑,赞成你出兵援朝的决策。”毛泽东问:“你看,出兵援朝谁挂帅合适?”彭德怀反问:“中央不是已经决定派林彪同志去吗?”毛泽东谈了林彪的情况后说:“我们的意见,这担子,还得你来挑,你思想上没有这个准备吧?”彭德怀表示:“我服从中央的决定。”毛泽东说:“这我就放心了。现在美军已分路向三八线冒进,我们要尽快出兵,争取主动。今天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请你摆摆你的看法。”

当天下午,彭德怀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言说:“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毛泽东针对林彪提出的美军高度现代化,还有原子弹等观点,说:“它有它的原子弹,我有我的手榴弹,我相信我的手榴弹会战胜它的原子弹,它无非是个纸老虎。”经过充分讨论,大家统一了认识,会议最后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聂荣臻在回忆录中写道:“彭德怀同志历来勇敢果断,中央决定他去指挥志愿军,他表示坚决执行命令。”“彭德怀在会上态度坚决,给我以深刻印象。”

10 月 5 日晚,彭德怀和毛泽东、周恩来等共同研究出兵援朝方案。10 月 6 日,彭德怀参加周恩来在中南海军委作战室主持的军委扩大会议,讨论中央政治局 10月 5 日的出兵决定,讨论志愿军入朝方案和更换武器装备、后勤供应及组建指挥所等问题。

10 月 8 日,在美军越过三八线的第二天,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待命出动。彭德怀慨然受命,放下正热心筹划的建设祖国大西北的宏图,准备重上烈火硝烟的战场。

积极准备,商讨出兵方案

10 月 8 日上午,彭德怀冒雨乘机飞抵沈阳,同机的有高岗和军委作战部处长成普,翻译毛岸英,以及彭德怀的参谋等。抵达沈阳后,彭德怀紧急召见第十三兵团司令员邓华以及副司令员洪学智、韩先楚等,商讨筹建志愿军指挥机关,以及出师前的动员和其他各项准备工作。当天晚上,彭德怀会见了朝鲜劳动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特派的内务相朴一禹,朴一禹汇报了敌军情况,希望志愿军迅速入朝,双方还商谈了志愿军入朝后的有关问题。

制空权对中国人民志愿军来说,意义举足轻重。早在 7 月 20 日,毛泽东就致信斯大林,专门谈了接收苏联空军师的武器装备问题,尤其是与苏联派来的喷气式空军师协同作战,掩护部队和保护沈阳、安东、抚顺工业区的问题。为取得苏联的空军支援,10 月 5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后,毛泽东就派周恩来、林彪去苏联同斯大林商谈购买苏联武器装备和苏联出动空军支援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问题。

10 月 9 日上午,彭德怀和高岗在沈阳召集志愿军军以上干部会议,宣布党中央出兵援朝的决定和军委对志愿军领导人的任命。随后彭德怀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说:“我们的敌人不是‘宋襄公’,他不会愚蠢到等待我们摆好阵势才来。敌人是机械化部队,有空军和海军的支援,进攻速度很快,我们要和敌人抢时间。”彭德怀要求各军克服困难,在10 天之内完成一切出国作战准备,保证一声令下,能够立即跨过鸭绿江。会上,当问及各军指挥员最担心的问题时,回答最多的还是询问军队出国作战有无空军支援?为回应部队的严重关切,彭德怀和高岗没等会议结束,就急电党中央询问:“我军出国作战时,军委能派出多少战斗机和轰炸机掩护?何时能出动并由何人负责指挥?”当日下午,彭德怀召集东北军区苏联顾问和军区后勤部长商讨由苏联供应的武器装备运输问题和后方供应方案。

为确实掌握敌我双方兵力情况,10月 9 日晚,彭德怀赴安东(今丹东)实地了解敌情。为保证志愿军地面兵力上占绝对优势,以保初战获胜,10 月 10 日,彭德怀根据“联合国军”第一线的兵力部署,在详细研究了志愿军入朝部署方案后,决定致电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建议立即修正志愿军原定的出兵方案。电文中说:“原拟先出动两个军两个炮师,恐鸭绿江铁桥被炸时,不易集中优势兵力,失去战机。故决定将四个军三个炮师全部集结江南,待机歼敌。改变原定计划,妥否盼示。”毛泽东于 11 日复电表示同意。10 日晚,彭德怀率由北京和沈阳抽调的指挥所工作人员由沈阳乘火车赴安东。抵达安东后,彭德怀立即同邓华、洪学智等研究入朝部署,听取敌情汇报,研究敌军动向。随后,彭德怀不顾连日疲劳,前往鸭绿江北岸视察渡江地点,听取驻军领导汇报部队渡江准备情况。

10 月 12 日,彭德怀同邓华、洪学智等研究部队入朝后行动路线、作战方案和隐蔽等问题,积极准备渡江。但是,最让部队指挥员担心的苏联空中支援还是出现了问题。当日,毛泽东阅看了周恩来与斯大林会谈后联名给他发来的电报。电报中说,苏联可以完全满足中国提出的飞机、大炮、坦克等军事装备,但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须待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才能出动支援志愿军的作战。苏联空军暂时无法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部队提供空中支援对中共中央抗美援朝部署产生重大影响。为进一步研究出兵援朝方案和作战部署,看到电报后,毛泽东立即致电彭德怀、高岗等,要求原定的出兵命令暂不实行,部队仍旧原地进行训练,不要出动,并决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此事,请彭德怀、高岗进京商谈。为贯彻毛泽东的指示,当天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致电彭德怀,称:“原定方案有变化!主席命你和高岗明日回京面商。”

1950 年 10 月 19 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分三路跨过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共同抗击美军侵略者

10 月 13 日早晨,彭德怀乘火车抵达沈阳,随后和高岗同乘专机飞北京,参加当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专门讨论出兵援朝问题的紧急会议。会上,与会者经过反复讨论,一致认为在美军越过三八线大举北进的情况下,不论有多大困难,即使苏联不出动空军支援,我们仍应坚持出兵援朝战略不变。“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彭德怀也认为参战为必须和有利的。党中央最后作出出兵朝鲜的决定不变,并将中共中央的决定电告在苏联的周恩来。为防止部队产生怀疑和松懈情绪,影响部队士气,彭德怀当天即给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发急电,指出“出兵方案不变”,要求志愿军各部继续做好出国作战准备。

10 月 14 日,彭德怀和毛泽东、聂荣臻研究志愿军渡江计划和出国后的作战方案,并等候周恩来在莫斯科与苏联方面谈判情况的回电。

率军出征,跨过鸭绿江

为贯彻党中央决定,筹备志愿军出国作战事宜,10 月15 日,彭德怀乘专机返回沈阳后立即召集东北局和东北军区负责人会议,传达中共中央政治局最后决定。为加强与朝鲜方面的沟通,当天晚上,彭德怀会见了朝鲜副首相兼外务相朴宪永。朴宪永转达了金日成首相希望中国尽快出兵的请求,和愿与彭德怀早日会面的希望。因前线战事危急,会见后彭德怀和高岗、朴宪永等一起乘火车赴安东。

第二天,即 10 月 16 日,彭德怀在安东召开志愿军师以上干部动员大会。他首先宣布了中共中央政治局 13 日关于出兵援朝的最后决议,然后作了动员报告。他坚定、明确而又生动地阐述了党中央决定组织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必要性和重大意义。他在报告中全面分析了朝鲜战场当前形势,批评了各种错误思想,明确指出我军战胜敌人的有利条件和应采取的战略战术。彭德怀指出,我军过去在国内战争中采取的大踏步前进和后退的方式,在朝鲜不一定适用。因为朝鲜是一个狭长的半岛,山多,陆地面积窄,路小,部队运动困难,而且敌人装备占绝对优势;我军在战术上应采取运动战与阵地战相结合的形式,如敌人来,我们要把敌人顶住;一旦发现敌人的弱点,即迅速出击,插入敌后,坚决保卫歼灭之。彭德怀最后强调,志愿军入朝要作长期艰苦的打算,要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尊重朝鲜政府和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严格遵守党的纪律,不能侵犯群众利益。最后他要求各军要分级召开干部战士动员大会,做好随时入朝作战的准备。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朝鲜战场

10 月 17 日下午 5 时,为确定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头部队的出动时间,毛泽东急电彭德怀、高岗等:“头两个军请准备于19 日出动,明(18)日当再有正式命令。”电报要求彭德怀、高岗 18 日乘飞机来京,就部队出国作战时间及有关情况进行商谈。电报最后指示:“对出兵时间,以待周 18 日回京向中央报告后确定为宜。”当天晚上,彭德怀与高岗乘火车返回沈阳。

10 月 18 日上午,彭德怀和高岗再次乘专机回京,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会议,研究出兵援朝细节问题。当时平壤正在被围困,危亡在旦夕之间。听完从莫斯科返回不久的周恩来汇报有关在苏联同斯大林、莫洛托夫等商谈的情况后,彭德怀也汇报志愿军出兵援朝的准备情况。随后彭德怀同毛泽东、周恩来等讨论出兵朝鲜后第一步作战方案和应采取的各项措施。最后,毛泽东发表意见说:“现在敌人已围攻平壤(10 月 18 日“联合国军”占领平壤——笔者注),再过几天敌人就进到鸭绿江了。我们不论有天大的困难,志愿军渡江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仍按原计划渡江。”会议决定:中国人民志愿军按预定计划于 19 日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

1951 年秋,中朝将领在志愿军司令部门外合影。左起:柳京珠、朴一禹、金日成、彭德怀、陈赓、甘泗淇

为及时传达、贯彻中共中央的决定,彭德怀先以电话形式通知邓华、洪学智等:志愿军决定于 19 日晚开始分批入朝。当晚9 时,奉毛泽东指示,彭德怀在北京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的名义,起草致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等特级绝密电:“四个军及三个炮兵师决定按预定计划入朝作战,自明(19 日——笔者注)晚从安东和辑安线开始渡鸭绿江。为严格保守秘密,渡江部队每日黄昏开始至翌日晨 4 时即停止,5时以前隐蔽完毕并须切实检查。”

10 月 19 日上午,彭德怀同高岗乘专机返回沈阳,向东北局和东北军区负责人宣布志愿军将于当日黄昏开始分批渡江的命令。下午彭德怀到达安东,向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传达党中央作战方案和各军入朝后的作战行动。

10月19日傍晚时分,鸭绿江南北雨雪交加,寒风凛冽。中国人民志愿军背负着亿万祖国人民的重托,按照预定计划,从安东(今辽宁丹东)、长甸河口、集安(今属吉林)三个口岸,开始分批隐蔽跨过鸭绿江,像一股钢铁洪流,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朝鲜战场,开始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彭德怀带一名参谋、两名警卫员,一部电台及电台人员随志愿军先头部队乘夜跨过鸭绿江,在敌飞机空袭下驱车抵达朝鲜边境城市新义州,与朝鲜外相朴宪永会合。因“联合国军”已经攻占平壤,金日成率指挥部已转移新地址,原定在德川与金日成会谈计划随即改变。20 日下午,彭德怀得到金日成指挥部通知,定在昌城郡大榆洞附近的大洞会谈。21 日黎明,彭德怀乘车抵达昌城郡东仓、北镇之间的小村庄——大洞,会见了金日成,共同商讨志愿军的作战方案和中朝两军如何统一作战问题。从此,中朝两国军队并肩战斗,迎击“联合国军”,去争取最后的胜利。

(作者: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科研规划部学术处处长,副研究员)

(原载《百年潮》2020年第6期)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吉ICP备17006923号-2号
联系电话:0431-88902746 传真 0431-88902746